關於部落格
在陰暗裡,只要有一絲陽光,就夠了
  • 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位-01

 楔子
 

「你怎麼看?」

「雲泥。」

「我們?」

「我們跟他們。」

「哦?」那彎笑仍然完美無暇,只是摻了些了然,以及不明顯的……氣餒。

「指日可待。」

 那人偏了偏頭,這次他沒讓對方多等。

「我們。」



章一


繞過幾個轉角,銀白的髮絲在雨後的艷陽下蕩開一片炫光。雷雨甫過的夏日午後,空氣中充斥著沉沉的悶濕煩躁。

令人心浮。

稍稍側過頭確認跟蹤者的氣息全數消失,冰炎才放慢了步伐拐進一旁的窄巷裡。

其實也不是非得小心翼翼不可,心懷不軌總有一卡車的方法能處理掉,不論是他,或是他。

這種程度……是被小瞧了呢,說起來剛剛的氣息裡竟然混雜了幾個自家人……冰炎瞇起了銳利的雙眼。但依然未夠班啊……

看來最近太和平了。

就算近來煩人的傢伙水準又下滑了不知道幾千個百分點,冰炎仍然——或許是下意識的——不想讓那人沾染上一絲麻煩。
 

指尖搭上日式玻璃拉門的門框,視線不經意的對上了懸在邊上隨風輕晃的琉璃風鈴。透明的琉璃摻雜了一抹淡紅,那人說是和他很像,便討了去做紀念品。

記得他那時愣了兩秒,罕見的彎起了一抹過分明顯的笑,然後悄悄的把原先要遞出去的拌手禮收了起來。

想起那個吊在自家窗邊的深紫色琉璃風鈴,冰炎勾起嘴角,心情沒來由好了大半。

 
滑開拉門,「夏。」輕喃著那人的名,再不下千百次的照面裡,這彷彿成了烙在靈魂深處無可抹滅的反射動作。

吧台裡頭的人聞聲抬眼,看見是他,擦拭著小陶盤的手頓了下,朝他勾起一彎輕淺的笑,也不回話,只是轉身開了冰箱。

冰炎緩緩踱了過去,下一秒只見一方鋁箔包破空畫了道拋物線朝他飛來。再自然不過的抬手接下,入手的冰涼和此間清新的空氣總是很能讓人放鬆。
 

夏碎有些失笑的看著冰炎懶懶的窩上自己面前的位置,習慣性的忽視店內店外或驚訝或驚嚇或驚豔的目光,順手遞了一碟抹茶餅乾過去。

就不知道令人驚奇的是有冰炎這樣一個帥哥走進來,還是平常一派溫和的茶館老闆竟然會朝人扔東西,或者是因為被扔的東西叫蜜豆奶。

「呐,試吃看看。」瞥了眼不著痕跡皺起的眉,想了想補充道「不甜的。」

紅瞳輕輕淡淡的瞪了一眼過去,那是冰炎放鬆時才有的力道,平常隨隨便便都能瞥
出個洞來。因為自己的想法加深了笑意,身為少數能看到冰炎這種樣子的人,夏碎自然沒漏掉冰炎眼眸中隱隱的不耐。

「之前那件案子結束了?」看著某人有些不甘願的放下鋁箔包,摸了片餅乾小口啃了起來,夏碎笑了笑問。

半靠在吧台上,冰炎單手支著頭含糊的答到「早結束了。」

「那你在煩什麼?警官大人。」從冰箱中撈出一盒手工麻糬開始裝盤,夏碎偏頭想
了想,啊…「聽說今天是實習報到的日子?」

對面還叼著半片餅乾的臉孔瞬間黑化,還隱隱散發著低氣壓。哎呀,看來是踩中了呢……夏碎默默推了杯紅茶拿鐵過去。

不過…「我記得你沒有要帶實習吧?」自從上次那個學弟淚流滿面奪門而出之後,上頭就沒膽再把實習生交給冰炎了,不然新血會流的一滴不勝吧。

看著夏碎有些促狹的笑容,冰炎當然知道對方想到了什麼「……心理素質太差。」

有些無奈的聳聳肩,語調卻是雲淡風清「實習第一天就被抓去棄屍命案現場調查,跟嫌犯飛車追逐槍林彈雨九死一生完又馬上被拖去制止青少年械鬥,是人都吃不消。」尤其還有一群人在旁邊搧風點火幫忙震撼教育,連夏碎都不由得為對方掬一把同情淚。
 

「……」仍然一臉不爽的冰炎再次瞪向那個表情和吐出的話語完全搭不上的人
「你還不是跟全場。」

「好說。」淡淡的回了句,拍拍手上的粉屑,夏碎隨手把保鮮盒洗掉倒扣在旁邊晾乾。

「哼。」把空掉的餅乾盤推回去「還不錯。」啜了一口紅茶拿鐵,冰炎可沒忘了最初那人的要求。

「下星期上架。」很順手的拎起被對方遺忘的鋁箔包吸乾所剩不多的飲料,再扔進一邊的回收箱裡。夏碎一臉無辜的朝冰炎笑了笑,大有不服請上訴的意味。他一向很懂得如何轉移冰炎的注意力,或是把對方的情緒穩定下來。

稍微的玩鬧能收到不錯的效果,例如現在。

深遂的紅瞳瞇了瞇。

冰涼的指尖快速而刻意的擦過那還噙著笑的嘴角,在對面的人還未反應過來時伸舌舔去沾上的甜膩。

「沾到了。」嘖,在那人臉上氾濫的笑意怎麼看怎麼刺眼。

偏了偏頭,照慣例繼續忽視店內各個角落傳來的驚訝抽氣聲。夏碎看著冰炎又懶懶的趴回去桌上,回身幫自己沖了壺碧羅春,然後走到吧台的另一端幫一組客人結帳。

看那樣子,今天大概會耗上一個下午了。夏碎微微恍了神。

這還真是難得。

 
冰炎很忙。

冰炎一向很忙,不過身為一支小隊的領導加上冰炎本身的工作狂,若是悠閒度日才真會讓人跌破眼鏡。

雖然他也沒少讓人吃驚就是了。

夏碎淡淡的想著,有些心不在焉的從冰箱中掏出幾個奶酪果凍推進見底的展示冰櫃裡。

「呐,說吧!」處理到一個段落,夏碎好整以暇的捧起自己那杯茶,望向對面的人

冰炎不常到他這裡來,除非任務需要或是剛好在附近路過,就算如此,也不會待上太久。

鮮少有機會像今天這樣,單純因為得了空所以專程跑來坐上一整個下午,啊,也許還夾雜著想要向他吐苦水或抱怨發牢騷的意味。

暗紫的眸色閃動著。

「嘖。」扒了扒糾纏在一起的髮絲,冰炎一想到今早發生的事就一股悶氣無處發。


「還不都你學長害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