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陰暗裡,只要有一絲陽光,就夠了
  • 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位-02

 章二
 
今天是實習生報到的日子。

站在警局的大門前,褚冥漾用力地做了個深呼吸。雖然不是第一次到相關單位實習,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仍然令人緊張。

現在離報到的時間稍嫌早了點,早班執勤的警員也才零零落落的出現了幾個,整個大門口顯得有些冷清。

反正說好一起報到的同學也還沒出現,褚冥漾索性站在一邊等人,順便觀察一下未來幾個月要待的地方。

啊啊……果然地區總局就是不一樣,給人的氛圍一整個嚴肅啊…而且每個警員看起來都精明幹練走路有風,就像那個正從大門衝出來、白髮白衣的男子一樣。

等等!為什麼一大清早就有人在局裡奔跑?

白髮男子拐出了大門和他對上了視線,然後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速度不減的從他身邊掠過。

褚冥漾感覺肩上不輕不重的被拍了下,耳邊飄過了一句話。
「新來的小學弟加油啊!」語氣頗為歡樂。

......

誰來告訴他這是什麼狀況?

褚冥漾默默看著那人的背影以彷彿逃亡般的速度消失在下一個街角,轉頭再看看散發出肅穆氣息的大門。

那門後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

「嗤,對你來說大概是火星吧。」語調像是看完好戲一般。

被身後忽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褚冥漾回過神只來的及看見一個人影叼著一片吐司一手勾著掛在肩上的薄外套閃身進了大門。噢,那頭束起的銀髮還反射著早晨的陽光狠狠刺痛了他的雙眼。

這又是怎麼回事,現在還有人會讀心術嘛!而且你以為你是女高中生要遲到了嗎老大。

褚冥漾突然覺得他不是很能理解這個世界。

 
「漾漾,早。」

熟悉的精光一閃出現在眼角。

「早安,千冬歲。」太好了同學你終於來了,再站下去我看什麼都會冒出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千冬歲看著眼前顏面神經有些抽搐的同班同學,在他還沒到之前似乎發生了些有趣的事。

「呃…沒什麼。」你要我怎麼解釋一大早就被兩個白白亮亮的人嚇到這回事…其中一個還自稱火星人。「我們去報到吧!」

「喔。」千冬歲聳聳肩,決定不再繼續探究下去。反正這裡怪人怪事沒少過,第一次來的人在門口就被嚇倒也不是太稀奇的事。

「千冬歲去年的實習也是在這邊嗎?」褚冥漾看著明顯比他熟門熟路的千冬歲問到。

「嗯,小時候也來過幾次。」千冬歲淡淡地回道,帶著人又穿過幾條走廊,順便跟路過的幾個熟面孔打招呼。

沒有回應什麼,褚冥漾知道自家同學一向不喜歡提起自己出身警察世家這回事。

「到了。」繞過最後一個轉角,報到處已經站了幾個人,看來他們不算太早。

「那我先到刑事組報到了。」回頭朝褚冥漾說了句,千冬歲走向報到桌右端。

「好。」褚冥漾張望了下,往報到桌左端的行政組走了過去

 
行政組的實習生不多,除了他之外似乎都還沒到。

「這樣就可以了。我等一下找人帶你去行政辦公室找帶你的學長。」受理報到的學長友善的對他笑了笑,順手把編成辮子的黑長髮繞到脖子上。

真的不會勒住嗎……褚冥漾有些無言。

「放心,習慣了。」那位學長笑笑的說道。「啊!莉露,來一下!」

……怎麼這年頭讀心是基本技能了嗎!!!

坐在報到桌前轉著筆的學長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褚冥漾還來不解讀其中含意就看到一疊公文搖搖欲墜的朝他們走來,呃…更正,是一個嬌小的人抱著超過她身高的公文堆走過來。

「莉露在忙喔!有事喔?」語尾上揚所以應該是問句……吧?

「沒禮貌喔,當然是問句喔!」嬌小的娃娃臉瞪了他一眼。

……到底是這個世界有問題還是他有問題……

「可以麻煩莉露帶他去辦公室嗎?他是今年的實習生。」那位學長明顯忍笑忍得很辛苦。

「好喔,莉露也要去找黑色的主人喔!」外表年紀看起來比他還小的女性對他點點頭「走了喔!」

「小學弟加油嘍!」學長笑著朝他揮了揮手。

褚冥漾愣了下,急忙回頭道了謝,然後快步追上那疊岌岌可危的公文…呃…是已經走開一段距離的女性。

「我幫妳拿一點吧?」那個高度超令人心驚膽戰的。

「好喔,謝謝你喔。」

接過對方手上三分之二的公文,褚冥漾才想到剛剛似乎聽到一個奇怪的詞彙。「對了,黑色的主人是?」

莉露偏了偏頭看著他,「黑色的主人就是黑色的主人喔!」像是不能理解他的疑惑在哪裡。

「呃…我知道了……」

默默跟著左彎右拐,褚冥漾不禁開始疑惑……到底當初是誰把大樓動線設計成九彎十八拐的!一不小心就會迷路是怎樣!

「是扇扇設計的喔!」走在前面帶路的人說到「我們到了喔!」

啊?

 
只見莉露一腳踹開了某間辦公室的門竄了進去。

用肩膀頂著門正想跟進去,褚冥漾還沒來的及看清楚室內就先被一聲怒吼震懾在門口。

「你說那個渾蛋之前擅自申請延長任務時間,而你到現在才想到要通知我!!!」

莉露正把手上那疊公文疊到一張黑色的辦公桌左側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的公文山上,回過身發現他愣在門口,一扯便把人拖進辦公室順手關好門,再抓下褚冥漾手上的公文放到一旁乾乾淨淨的白色辦公桌上。

「然後你現在還要我把文件趕給你,不覺得太超過嗎!!!」

一名黑色長髮的青年端坐在黑色的辦公桌前,氣急敗壞地朝著夾在肩上的聽筒大吼,手上仍不停的批註、蓋章、抓下一本的公文夾,一氣呵成流暢的令人讚嘆。甚至還抓了空隙比了個手勢讓莉露把白色辦公桌上的公文抱到自己這邊,又打了個手勢請他稍等。

這是什麼可怕的辦公型態……看看據說是要帶他的學長,褚冥漾突然覺得自己前途多舛。

看向一旁相較之下顯得異常空曠的白色辦公桌,褚冥漾後知後覺的想到這間辦公室應該有兩個主人。

「黑色的主人說下次白色的主人回來要打斷白色的主人的腿然後綁起來喔!」莉露趴在一旁的會客用沙發上朝他招了招手要他一起坐下,稀鬆平常的對他說了句。

「……」盯著高聳搖晃的公文山,褚冥漾完全可以理解為何青年一副已經瀕臨理智斷線的模樣。

是他他也瘋掉啊!

確切來說,青年還撐的住真是超乎常理的強大。

 
「喀!」電話筒被不甚溫和的掛上。

青年吁出長長的一口氣,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頭看向他們。「你是新來的實習生?」

「是,我是褚冥漾,學長好!」褚冥漾有些緊張地站起身。

「你好,我是行政組組長之一,黑山君。」黑髮青年手肘抵在辦公桌上托著腮慵懶的指了指對面空蕩蕩的辦公桌「另一位是白川主,目前任務中。」

褚冥漾怎麼聽都覺得『任務中』三個字十分咬牙切齒且泛著森森寒意。

「碰!」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剛剛幫他報到的學長走了進來。

怎麼進來都是用踹的嗎……

「啊!莉露說過不可以用踹的喔!」這位小姐你剛剛也用踹的……。

「是是,下次會記得。」那位學長笑著說,看來對踹自家老大的門一絲絲心理負擔都沒有。

「洛安,報到結束了?」黑山君不甚在意的問道。「莉露,把門關上。」

「其他人都安頓好了,繞過來看看你家這隻。」洛安聳聳肩說。「對了,Atlantis小隊要求追加一名人手支援。」

敢情你早就覺得這間辦公室會出狀況嗎學長……。褚冥漾有些無力。

「理由?」黑山君朝褚冥漾比了個手勢讓他先坐下,然後慢條斯理地打開下一本公文夾。

「沒說,不過八成是要補足上頭規定的人數下限。」洛安有些無奈的說到「你家學弟的脾氣你自己知道,他看得順眼的人可不多。」

「但現在行政組被公文埋的被公文埋,帶實習的帶實習……」嘖,法醫室請購這麼多福馬林跟玻璃罐幹什麼?開標本展嗎!

「說到實習嘛……」洛安摸了摸下巴。

於是在場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半狀況外的褚冥漾。

「咦?!!!」

「我記得你有跨修刑事。」黑山君懶洋洋地說「而且接下來我必須將這批『多出來的』公文處理掉,跟著我學不到太多東西。」好聽的聲線在那三個字上瞬間下降兩個八度,再瞬間拉回來「最多一個月左右,你意下如何?」

「欸?好是好……」畢竟前一年就待過行政的實習了,不過實習到去支援別組倒是頭一遭聽到「……可是這樣可以嗎?」

「這裡我說了算。」黑山君擺擺手要他別在意。「那就這樣敲定了,洛安麻煩你等一下帶他過去…」低頭思考了下「就交給我學弟。」

「好。」洛安爽朗的笑了笑「小學弟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