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翦燭

關於部落格
在陰暗裡,只要有一絲陽光,就夠了
  • 1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位-03

 章三
 
努力辨識著依舊九彎十八拐的走廊,褚冥漾深深覺得自己以後一定無法逃離迷路的窘境。
 
「那個,學長……」

「洛爾特‧海恩,簡稱洛安。叫我洛安就好。」洛安朝他笑了笑「黑山君有請另一個人帶你,所以不用擔心。」

「呃…洛安學長,那個……」我是想問如果迷路怎麼辦?

不過某人倒是很直接地忽略他一臉的尷尬和困惑。

「啊,我們到了。」洛安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敲了兩下「這個小隊有時候會有點超過,你就多擔待一下吧!」

超過?聽起來裡面是挺熱鬧的,不過超過是……?

洛安推開了門。


「萊恩‧史凱爾,你再給我搞消失試試看!」這個聲音有點熟……

「我不會消失……」聽起來很是委屈,不過前提是找得到說話的人。

「千冬歲?」「漾漾?你怎麼會來這裡?」

「你們認識啊!」洛安拍了下手「真剛好,他是派來支援的,冰炎在嗎?」

「學長在啊……」

「不去工作在那邊摸什麼魚!」氣勢萬鈞的吆喝自身後砸向眾人。

千冬歲聳聳肩,指了指他們身後,隨即扯了一個灰藍頭髮的人回到位置上。

是說剛剛有這個人嗎?

「冰炎殿下,」洛安轉頭對著身後的人說「我帶『黑山君派的』支援人手『給你』」。

褚冥漾下意識地轉頭,猝不及防的對上了一雙銳利而富有攻擊性的的赤色眼眸。

 
冰炎瞪著這個據說是自家學長指派的『支援人手』半晌,直到眼前的小學弟額上都冒出一層薄汗,才轉向洛安冷冷的說「我是要求支援人手,不是自願充當保母。」他當然知道他家學長打甚麼主意。

「白川主又跑了嘛。」洛安說起似乎不相干的話來,還露出一臉『你知道的嘛。』的表情。

「我知道。」冰炎臉上沒什麼表情「哪天他回來我絕對會把他按在地上給我學長打個痛快。」殺氣卻是絲毫不收斂的外放。

洛安看了一眼旁邊冷汗直流差點就要開始發抖的小學弟感到十分無奈,有必要第一次就這麼嚇人嗎?

「但那跟我無關。」冰炎緩緩繞過辦公桌,緩緩地落了座懶懶的看向他們。「你要如何說服我呢?」

「說服你嗎……」洛安思考了下「似乎不需要呢。」

這種僵持不會持續太久,至少某人不會讓這種局面一直下去。冰炎和洛安都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呃……」

就在被晾在一邊的小學弟終於回神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一把推開,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莉露整個人巴在門板上,探頭直直望著冰炎「黑色的主人說他欠你一次喔。」

「好吧。」冰炎毫不遲疑地答應到。「反正最近該結的都結了,沒結的也都要收尾了。」而且他今天心情不錯。

「所以剛剛是玩我嗎……」一旁傳來小學弟的碎念。

冰炎一手手肘抵在桌上撐著頭,慵懶的朝他瞥了一眼「就是在玩你。」不意外看見小學弟一臉大家都會讀心嗎的崩潰表情。嗤,都沒人跟他說他都自己說出來了嗎?

「呵,那我跟莉露就先回去了。」洛安朝他揮了揮手「小學弟就交給你了。」

「嘖。」冰炎一直到門被帶上才把自己撐起來坐好。

「那個位置給你。」出聲喚回又不知道神遊去哪的學弟,冰炎隨手指了指千冬歲旁邊一張空的辦公桌懶懶地說到。「這裡是Atlantis小隊,我是隊長,冰炎。這一個月會暫時充當帶你的學長,其他人讓千冬歲幫你介紹。」赤色的眼半瞇起,看不出情緒。

「呃…是!謝謝學長,我是褚冥漾,請多多指教。」好不容易回神的褚冥漾緊張的答到。

「學長,伊多那邊要你有空過去一趟。」被點名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說道,然後很順手的把褚冥漾夾帶走。

「跟他說等安因來跟我確定結案之後就過去。」冰炎翻了翻桌上便條「再順便去法醫室一趟好了。」

「叩叩。」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響了。「冰炎殿下?」
 

望著冰炎走出辦公室和檢察官確認的背影,褚冥漾忍不住好奇的朝自家同學提問。

「為什麼洛安學長和那個檢察官都叫學長冰炎『殿下』?」

「欸,漾漾你不知道?」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發出精光一閃,又恍然大悟般說道「對喔,我們入學時學長那一屆剛好畢業,漾漾又沒有直屬難怪不知道。」

「……」可以不要再提醒我這件事了嗎同學。

「你至少聽過前幾屆有個以槍法、學科、實習三方面幾乎都滿分畢業的萬能傳說吧?」

「有是有……欸?那是學長?」這什麼外掛到爆的狀況啊!叫之前的學長們情何以堪你說!

「總之,」千冬歲對著一臉窘樣的褚冥漾聳了聳肩,做出結論「因為出色的成績還有那樣的外貌再加上學長的出身似乎也大有來頭,被這樣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想了想又補充到「很多認識學長的人好像都這樣喊。」

「喔……」某人還遲遲不能從『規格外的傳說就在我面前』的震驚中回神。

「對了,漾漾」千冬歲忽然一臉嚴肅地看向他「你再來要跟著學長對吧?」

「呃……是啊。」怎麼了?

「學長剛剛是不是說要去一趟法醫室?」嚴肅在問題被肯定後變成了驚悚。

「好像有……」到底怎麼了?

「漾漾你千萬千萬要記住,」驚悚變成了哀莫大於心死,最後定格在願你一路好走

「絕對絕對不可以單獨自己進法醫室。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其實也沒什麼關係,親身經驗總是比較讓人長記憶。」突如其來的淡淡嗓音讓兩個交頭接耳的人嚇出一身冷汗,兩人都察覺到語意裡那擺明看好戲的成分實在不小。

冰炎掃了一眼兩個學弟一眼,伸手過去抓起一份整理好的文件翻了翻。

都靠近那麼久還會被嚇到,真是欠訓練。

最近真是太和平了,讓九瀾多來晃晃看會不會警覺心高一點好了……

「走了。」轉身子走到門口,才發現該跟上的人沒有動作「褚,跟上。」

一邊的小學弟才急匆匆的跑到他身邊。

嘖,那人可是從來不需要自己多費唇舌的。

「先說,我可不會因為你是行政就放水。」

「呃呃……?」同樣是有人跟在半步的距離後,感覺卻如此令人不習慣。

 
                   *                      *                      *
 

「漾漾……你還好嗎?」戳戳已經面如土色的同學,千冬歲有種對方下一秒就會倒地陣亡的感覺。

「千冬歲,真是辛苦你了……」褚冥漾覺得自己能活到現在真是老天有保佑,啊,如果學長下次可以早一點出手的話會更好……

「你又在腦殘甚麼!」一計眼刀狠狠砸過去,早上的好心情正式宣告消磨殆盡,冰炎已經很久沒遇過如此容易激怒他的人了。

一旁的萊恩眼看他家隊長額上青筋暴露,決定先把人拉出暴風圈外,以免再受打擊「歲,我先把漾漾帶去旁邊喔。」

「咦!!!這裡有人???」好像造成奇怪的…反效果?

千冬歲無奈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見冰炎拎起外出的薄外套,開始跟一旁的歐蘿妲交代事項「學長,你要出去?」

「對,我今天不會再進局裡。」他需要為他被折騰一早上已經逼近歇斯底里的情緒舒緩一下。

「欸,那下午……」

「我翹班。」耐心幾乎用罄,冰炎話還沒說完人就消失在門外。

 
                    *                   *                      *
 

「簡單來說,因為我學長跑了,導致黑山學長工作量暴增,所以把小學弟扔給你照顧?」夏碎抿了抿不知道回沖了幾次、已經嘗不出味道的茶,半是無奈的看向對面那隻、發完脾氣開始鬱悶的……兔子。

不得不說冰炎鬱悶的時候真的很像把自己捲成一球塞在角落的兔子。

「藥師寺夏碎!」狠狠瞪向那個看起來快忍笑到內傷的傢伙「給我停止你腦袋裏頭的想像。」

「原來我們已經進階到心電感應了嗎?」一臉訝異找不出破綻。

「一直都可以。」面無表情的用吸管戳了戳杯底剩下的冰塊「少給我扯開話題。」都搭檔多久了,最好會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殊不知不自覺的一句話讓某人耳後開始泛紅。

夏碎欲蓋彌彰的勾了一抹笑「千冬歲還好嗎?」雖然是隔了好幾屆的學弟,身為直屬還是要關心一下。

「他很好,要是褚能有他的一半我也不用這麼煩。」想到那個動不動就精神衰弱的學弟,冰炎還是很鬱悶。

「別拿千冬歲跟他比。」走到門口把牌子翻成『休息中』,夏碎笑嘆道「就第一天踏進局裡,他沒有落荒而逃就已經很好了。」畢竟他們局裡也不是普通的特別。
 

「哼。」冰炎側頭看著他家搭檔的身影被淹沒在逆光裡。

「夏,你……」什麼時候回來?

只是還沒問出口就先被打斷,不知有心,或無意。

「冰炎。」

逆光裡的人轉向他,彷彿全身都在發光,遙不可及。

「冰炎,別拿他跟我比。」那人對他彎起了笑。

自始至終夏碎都知道冰炎煩躁的原因,而他相信本人也是一清二楚。

冰炎眨了眨眼「他不能跟你比。」毫不遲疑,如同真理。

「冰炎的搭檔永遠只有藥師寺夏碎一個人。」語氣不是承諾,只是闡述一件事實。

夏碎緩緩地走上前,雙手圈住了對方的脖頸,額際貼上額際,於是赭紅的瞳被溫潤的紫色流光填滿。

「那你在煩躁什麼?」夏碎直直望進冰炎眼裡,帶著笑意。

冰炎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人攬進懷裡「現在沒有了。」近乎唇貼著唇的呢喃。

就這樣半晌不動,只有彼此的氣息纏繞再纏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