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翦燭

關於部落格
在陰暗裡,只要有一絲陽光,就夠了
  • 1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位-04

 章四


 
「真的不用回局裡?」什麼綺旎的氛圍啦,此時無聲勝有聲之類的都在夏碎一句問話還有冰炎一瞬間明顯露出的掙扎表情之下被抹煞的一乾二淨。

哎呀呀,他就知道他家兔子的責任心沒那麼淺薄。

「嘖。」然後那隻兔子洩憤似的咬上某某人的唇,最後下定決心「不用。」

「我可以解釋成剩下的時間都是我的嗎?」輕輕挣出懷抱,夏碎笑著窩回吧台後方,順手把對方喝空的玻璃杯洗掉,免得剩下的冰塊被拿去洩憤。

「……隨便你。」的確打算跟夏碎耗掉一下午的人沒有任何異議。

「嗯,陪我出去一趟?」夏碎甩乾手上的水珠,一把抽掉圍裙掛到一邊「看在我讓你包店的份上。」

還真是笑的一臉燦爛非常,明顯有鬼。

「去哪?」冰炎挑眉問了句。

「大賣場。」夏碎從牆上掛鈎挑下一串鑰匙對他晃了晃「補貨。」


 
他們去的是家美式的賣場。

只見夏碎熟門熟路的拉了台推車扔給他,一邊不知道碎碎念著甚麼擠進人群中挑貨。

冰炎默默推著購物車跟在夏碎身後,大份量包裝的商品塞滿了左右層層貨架。

看著偌大的推車漸漸被堆滿,還有前頭仍然搬的不亦樂乎的夏碎,冰炎額上沁出幾滴冷汗。

所以是拐他來當駝獸就是了……

原本冰炎是打算放任他家搭檔物盡其用的,但是在夏碎又搬了兩大袋麵粉往推車上塞時,冰炎還是忍不住出聲攔阻了下。

「你到底要買多少東西?」他實在不得不佩服夏碎可以把兩車的份量全給塞進一台車裡頭。

這真可謂是世界奇觀之一了,經過的人無一不對他們行注目禮的。

不過某人似乎沒有意識到,還能推著車行雲流水穿過人滿為患的走道、繞過不少推車的自己也堪稱不可思議了。

「嗯?最近在研發新產品,所以……」夏碎聞言偏頭認真想了下,然後對著冰炎抖開一串幾乎長到拖地的清單「等下我看看……」

冰炎明顯感覺到額角抽了兩抽。

「開玩笑的。」夏碎抿了抿唇邊的笑意,他一向懂得適可而止。轉身再搬了箱蜜豆奶「就這些了,去結帳吧!」

冰炎不自覺的,表情一下子甘願了許多。

 

好不容易把東西全都搬上夏碎的廂型車,兩人又回到賣場附設的商店街晃著。

「啊,好大隻的冰炎。」夏碎開心的戳了戳某間店內超大的紅眼白兔娃娃。

「……」冰炎不懂為什麼他家搭檔總喜歡拿兔子開他玩笑,而且還異常堅持「我不是兔子。」

換成以前他應該會暴跳如雷吧,現在他可以面不改色的反駁,不過容忍範圍只限夏碎就是。

「你的還是我的?」語意不清是因為對方從不需要太多解釋。

「應該都有。」夏碎放下了手上把玩的填充玩偶。「什麼時候開始的?」

「剛剛在樓上是試探,現在確定了。」冰炎瞇起眼,語氣一副覺得十分無趣的樣子。

「分頭解決?」夏碎彎起了笑,令人發寒的那種。「別搞破壞啊,冰炎殿下。」

「不用你說,夏碎閣下。」冰炎撇撇嘴「廣場碰頭。」

 

「兩人朝反方向分開了。」暗處幾個人四目相交,都有些不知所措。

冰炎和夏碎的關係不是秘密,這兩個人湊在一起不令人意外,是以兩批人馬碰上的時候很快就達成了一起動手的共識。

對兩邊來說,一網打盡不僅能交差還可以說是大功一件,差別只在功勞是誰的。

但是當原本形影不離的兩個目標分散,原本就互相猜忌較勁的臨時同盟關係頓時瓦解得一乾二淨,完全忽略了踩進陷阱的可能性。

兩批人各自朝自己的目標而去。

只是他們都忘了掂掂自己和所謂的『目標』斤兩有多重。

 

一站定位,冰炎迅雷不及掩耳的揪出暗處的藏匿者,一記勾拳癱瘓掉行動能力。

其餘藏匿者眼看同伴被擒,紛紛現身衝向目標物。

嗤,就連夏碎初學的時候都藏的比他們好上幾百倍,而且還不知道對手底細就貿然出手,徹頭徹尾的沒大腦也沒常識。冰炎一邊默默在心裏下了評論,一邊揮出手刀又放倒一個。

「一群蠢蛋。」冰炎毫不留情的一腳把人踩去吃土,閃過一旁揮向他胸口而來的利刃,反手抓住對方領口抬膝一撞,蹲低回身一個掃堂腿狠狠讓另一個人後腦嗑上石階。那人下意識的扣下板機,偏離目標的槍口正好將流彈送向自己人。

赤色的瞳孔不帶一絲情緒。

他一向秉持對這種人不需要留情。

「嘖。」一個暴衝扣住瞄準自己的槍口,轉身借對方的子彈解決掉摸向自己背後的同夥,再一個過肩摔的對方爬不起來,順便補上一腳。

慢條斯理地抬腳踢開跟蹤者手上的槍枝,骨頭碎裂聲什麼的都是錯覺「你們兩批人一起上各個擊破搞不好還有機會。」死的好看一點的機會。

緩緩在最後一個保有意識的人面前蹲下,冰炎輕輕開口。

 

「目標消失了!」一群人追過轉角後,瞪著空無一人的角落,氣急敗壞。

從一開始就好像在戲弄他們一樣,左彎右繞忽快忽慢上跳下竄玩的他們是心力交瘁。

沒錯,玩。那人愜意的彷彿跟在自己家泡茶一樣悠哉。

早就知道那位裡身分是藥師寺當家的閣下並非易與,幾乎和道上有名的冰炎殿下有的一拚,可也沒想到這麼難纏。

「諸位找我嗎?」黑髮的人慢悠悠的從方才的轉角後轉出身來。「找上藥師寺可是要有心理準備啊。」

「不過是一群玩情報的書生罷了」領頭的見事跡敗露,惱羞成怒的大吼「動手!」

身後卻是一片安靜。

眼前的人勾起了一抹笑,冷冽,且不懷好意。

「叫你們動手是在搞什……」領頭者不耐的回頭催促,冷汗卻瞬間爬滿了背脊。
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被放倒在地,毫無例外的瞳孔放大口吐白沫眼角滲血。

「哎呀,竟然能撐這麼久」黑髮人語帶玩味的看著他,紫眸裡閃現一絲冰冷,清冷嗓音忽近又忽遠。「那麼,套句我搭檔常說的話……」

 
『有種來就帶點禮物回去。』

前提是你們還回的去。


 
          *                           *                          * 

 

雖是時近傍晚,夏季晚落的太陽依舊使天光大亮。

「真慢。」冰炎坐在空無一人的廣場邊上的石椅上,看著慢慢走向他的人說道。

「試了下上次請九瀾幫忙弄的新東西。」夏碎笑了笑,朝冰炎拋了罐飲料過去「不先找人幫忙滅個跡?」

「嘖。」想到要找那死老太婆冰炎就頭痛,偏偏這種事又沒別人能找。

夏碎看著冰炎一臉糾結的跟手機乾瞪眼,回頭張望著四周的環境,像是感到無聊一般。

瞥了夏碎一眼,冰炎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撥了那個號碼。

「配槍借我。」趁著電話還沒接通,夏碎低聲對冰炎說了句。

冰炎挑眉「找到了?」微微前傾在視線死角內把槍遞了過去。

某一道閃動的光線怎麼看怎麼不自然,就不知道被鎖定的是他,是夏碎,還是兩人皆是……

「嗯。」隨意應了聲,夏碎摸出手機,輕輕點了個號碼。

沒幾聲就撥通了,淡淡的嗓音自話筒中傳來「喂?」

「小六,我是夏碎,幫我把賣場前廣場周圍的監視器屏蔽掉。」

「……多久?」有些無奈的回應。

「十秒。」

「……給我三十秒。」話筒中傳來敲打鍵盤聲。

夏碎抽出隨身的面具戴上。

冰炎索性掛了還沒撥通的電話向後倚到椅背上,看著夏碎握著槍慢慢地站起身,隨性自在的彷彿只是要伸展肢體。

可遠遠不止這麼簡單。

冰炎勾了抹笑,要是今天只有他一個人會不會被得逞還不好說,但好巧不巧夏碎也在,那就只能默哀了。

替那個反被當成獵物的『獵人』默哀。

 

「咭咭咭……該死的安地爾,我就看看你還能囂張多久……」瞄準鏡裡映出一黑一銀兩抹色彩。「等我蟲骨把這兩個人的屍體帶回去……咭咭咭……很快我們的地位就會互換了……」

誰要先來呢……如此毫無知覺的死去倒是太便宜你們了啊,兩個盡會壞事的小娃……

「咭咭咭……你,還是你呢?」準鏡裡兩人各自聽著手機,接著黑髮人站起身。

銀髮的傢伙掛了手機開始閉目養神「咭咭咭,那就先送你下去吧……」

黑髮人倏然抬起頭,透過準鏡跟他對上了視線。

紫色的瞳孔準確地對上蟲骨,一絲偏差也無,面具下深沉冰冷的紫像是要將他吞沒。

那是捕捉到『獵物』眼神。

明明手指已經扣上板機卻遲遲無法動作,驚慌,而後顫慄。

他,就是那個『獵物』。

準鏡裡的人一個俐落的抬手,彷彿連瞄準都不需要。

瞬間蟲骨只能望著黑髮人手上冒煙的槍口,無法反應這代表甚麼……

耳邊傳來砰然槍響,下一秒濕潤的液體浸透了他的衣物。

而他已然無法思考。

一切都只在短短十秒鐘內。


 
夏碎擅長『反狙擊』。

簡言之,就是在對方出手前預測出對方藏匿的位置、出手的時間,然後先一步狙擊對方。

是一項頗耗觀察力、腦力、判斷力以及考驗槍法、細膩且冷門的技術。反狙擊者還必須洞悉人的心理加上不令人起疑的演技,才能將主導權不知不覺自狙擊者手中搶過。

有時還需要些運氣。

而夏碎正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連自家萬能的搭檔都不敢說在這一項上能跟他一拚高下。

雖然夏碎覺得冰炎只是沒那個耐心去爾虞我詐罷了,冰炎一向比較傾向於直接把全場轟了省得麻煩。

 

「行了。」夏碎拿下面具回身把槍遞給冰炎「小六,謝謝了。」順手將電話掛上。

「嘖,又要寫報告了。」冰炎接過槍皺眉。

「反正那三位也不會真的要你交代清楚。」夏碎笑了笑「還是做做樣子吧!」

「麻煩。」冰炎收起槍,抬頭問到「知道是誰?」

「是熟人呢……」夏碎臉上的笑意擴大「鬼王組織,蟲骨。」

冰炎從不懷疑自家搭檔情報的來源和準確性。藥師寺從不說謊,也不會提未經證實的訊息。

「倒數第二強,前數第二爛的傢伙還要花你這麼多時間?」冰炎對著夏碎挑眉。

夏碎不置可否的聳肩「大概是太久沒動了。」

「哼。」冰炎冷笑「上次沒滅乾淨,這次剛好一網打盡。」

「既然蟲骨出現了,那麼鬼王組織最近應該會有動作。」夏碎收起了笑容「他們消聲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次動作估計不小,局裡那邊注意一下吧!」頓了一頓又說到「別忘了那個人也還在……」

「通通殲滅掉就行了。」冰炎無所謂的說到「我就看看他們能再搗出什麼名堂來。」

「你好歹有一點緊張感……」夏碎無奈的嘆口氣。「連絡上了嗎?」

「等等…會來一起處理掉。」冰炎站起身「回去了!」

久違的熟悉感跟在半步之遙,莫名的令人平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